欢迎访问万赢体育官网

乐桂堂家具

厂家直销 质量可靠 诚信经营

让广大养殖户用得放心、平价、优良。

18169824988 18029287672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返回列表页

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 解毒试药

  那传话的小宫女犹豫地看了一眼顾文君,又看了看浣墨的脸色,见浣墨不反对,才转身带路。

  冲洗过后,不仅没有一点异味,夜风轻拂而过将殿内的水渍一吹,就带来一室的凉意,沁人心脾。

  “放开我!你们这群贱人,竟然敢这么对我,你们知道我是谁吗,我是今晚要为陛下侍寝的洗碧!”

  那女声微哑,却仍然不依不饶地叫骂着:“陛下最宠爱我,就是季贵妃伤了我,陛下都不会放过,你们还敢把我绑起来关着,陛下一定扒了你们的皮!”

  顾文君走进去,就见到地上横着一具红肿的肉块,拼命地晃动着,周围绕了一圈的宫女,都不敢上前。

  洗碧皮肤上的香粉都被那一桶井水泼干净了,可还残留着洗碧自己抓挠的血痕,遍布全身,看着凄惨可怖,让人不敢靠近。

  浑身上下,洗碧只剩下那张娇俏丽色的脸完好无损,但是偏偏戾气是过甚,神色狰狞,破坏了那份可人的姿容,越发面目难看。

  其他宫女都是养心殿的,不屑地和洗碧开口说话,生怕跌了份位,而且也怕被这疯女子缠住,更加不愿被碰到,生怕沾染什么怪病。

  只有涤桃是原先就伺候洗碧的,洗碧突然醒了过来,这烂摊子也只能让涤桃来收拾。

  “好啊,现在就连你这个小贱人也敢来笑话我!你是觉得我那两下耳光打得还不够,来讨打啊?”

  洗碧哪里记得自己宫里还有一个叫涤桃的小宫女,还是靠着那通红的脸颊,才认出来,这是被她两巴掌打出碧水宫的那个宫女。

  涤桃吓得捂了捂自己的脸,虽然顾公子给了药,但是她两颊依然肿着,有些刺痛。

  想到顾公子,涤桃又有了底气,她认真开口:“洗碧姑娘,不说你在侍寝夜暗中做了手脚,意图不轨。你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,怎么还可能再去侍奉陛下,清醒一点吧!”

  骂完,洗碧心里又乱成一团,她也知道事情败露了,自己是完了。可是侍寝是洗碧唯一的机会,就成了执念,只能一个劲儿地要求见陛下,咬死不认。

  洗碧甚至发疯,乱泼脏水:“明明是你!那香粉我在你身上擦的时候,什么事情都没有,为什么我自己用,就出了问题?一定是你嫉妒我得到了侍寝的机会,陷害我!”

  “你拿我试香,还好意思栽赃我!我也差点被你害得没命,是顾公子把我从鬼门关里拉回来的!”

  现在洗碧什么也没有了,只剩下一股挤压五脏六腑的怨恨,只是攥着一口气,才撑着自己醒过来。

  她缓缓踱步过来,身边又跟着浣墨这位大宫女,养心殿的宫女自然纷纷避让,为顾文君让开一条路。

  一句警告都没有,那些宫女便都吓得垂眼低头,大气也不敢出地蹲身行礼,快速散掉离开了。

  何况进来的时候,只有涤桃在质问,其他一个顶用的都没有,全都在看笑话,浣墨自然要发火。

  涤桃眼见其他人都走掉了,又被浣墨的冰冷眼神吓得心慌,也只好跟着离开,只能在离去前悄声嘱咐。

  然而一见到顾文君,洗碧眼里就只剩下那张男身女相的绝色容貌,甚至都注意不到宫女散走的异样,她尖叫着骂道。

  “我就知道是你,你是大夫,你知道怎么使药,一定是你联合涤桃那个小贱人一起加害于我,不然我的皮肤怎么会变成这样,你赔我!顾文君,你赔我的腿,你赔我的身子!”

  她是早就怀恨在心,“要不是陛下当时抱着顾文君,心急赶路,又怎么会看也不看地踩在我的身上!”

  只有把一切都推给别人,相信自己的不幸都是顾文君害的,洗碧才能理直气壮,笃定自己无辜。

  洗碧一转眼,看到伫立一边的浣墨,眼睛一亮,她手脚仍然被捆绑着,无法动弹,只能扭着身体挪动下巴来示意方向。

  “浣墨姑姑!你看,就是这两个人联手起来,加害我!你看我这一身皮肤,全是他们害的,竟然敢破坏侍寝,浣墨姑姑快罚他们呀!”

  顾文君神情平淡,居高临下地看着洗碧发疯,浣墨却忍无可忍,冷声喝道:“够了!”

  “洗碧,害你的人是陈长必,那香粉本来就有问题!你自己又贪念过甚,涂了全身,自作自受,你怪不了别人!”

  但是洗碧却只听到前半句,她眼睛一亮,竟然大笑着雀跃起来:“对!就是陈长必陈御医给我的香粉,我什么也不知道,是他要害我,害陛下,浣墨姑姑,你去抓他,放了我!我要给陛下侍寝!”

  “顾公子,这贱婢又蠢又坏,已经魔怔了,根本冥顽不灵,而且还断了一条腿,坏了一身皮肉,直接弄死算了,留下她能有什么用?”

  顾文君其实就没有听洗碧那些叫唤,她一进来就在观察洗碧的状态。她边回答,边迈着步子走近洗碧,在四周绕了一遍,凝神扫视。

  “滚开,你别过来!”洗碧被浣墨那一番充满杀意的话吓得肝胆俱裂,现在顾文君走过来,洗碧更是慌神。

  “浣墨,这人虽然断了腿,又被季贵妃召过去罚,还给自己涂了一身的毒香粉,可是精神气倒是好得很。”顾文君确定了什么,才对浣墨开口。

  “陛下中了这香,药发时却与金蚕蛊的毒性冲撞,并不完全失去意识。而且很快就清醒过来,你说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顾文君虽然不想杀了洗碧,但是也不把洗碧当成活人,毫不忌讳地当面分析陛下的伤势。

  不怪浣墨如此激动,实在是陛下被这毒折磨太久了,那太后手段阴毒,除了太后自己生下的女儿,几乎把先帝所有其他婴孩都毒死个遍,一个活口也没有留下。

  不然,陛下也不会一得到神医现身江东的消息,就不顾一切地犯险南下,都是被这毒伤逼迫的。

  “那香粉里含着枫茄、钩吻、竹荪、皇鬼笔、还有一味寻欢花,三味带毒,两种药性冲撞,用法奇妙。”

  顾文君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,“而金蚕蛊又是用十二种毒虫和九味毒草环环相扣炼制的,最是邪毒。倒是用了相似的门道,而且必定是其中有几味药相生相克,这才免了陛 >>center(本章未完......)

  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

  首辅为后:陛下,臣有罪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七月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月九并收藏首辅为后:陛下,臣有罪!最新章节。

万赢体育

返回顶部